中文  ENGLISH
杨勋:微园图致

开幕:2019年12月7日 · 下午3至6时

展期:2019年12月7日至2020年1月12日 

 

 

杨勋个展“微园图致”于12月7日下午开幕。此次展览展示杨勋近期完成的“摄影式绘画”作品,展览预计明年1月12日结束。  

 

杨勋在油画创作中试图挑战真实与虚幻的边界。对摄影瞬间真实性的质疑,让杨勋开始用绘画来完成摄影所不能取代的那种时间性和感知力的体验。杨勋试图让绘画既有摄影作为记录那一刻的快感,又可以体会绘画在描绘真实事物的本质内容时的纠结,强调摄影和绘画间混淆的临界点,探索绘画不可被摄影所取代性。

 

此次展出的新作,画面明度被强化,对比度的削弱,多种细微色彩的渐变与融合,凸现出一种犹如薄雾弥漫笼罩的微园局部。“明亮”的作品让观者会有一种“看不清”,“摸不透”的感觉,让作品与观者保持一种距离,产生一种自我迷离的状态,以及迷雾般闪烁的不确定性。

 

 

 

 

 

 

 

 

“微”代表了宇宙,细微处有神灵!不表现全部,而要用部分的隐秘来驱动想象力。  

 

从宏观的游览园林图景到驻足对微观物体观看的变化,就像在游览园林的时候,视角会不经意的被一个时间点,一个莫名的声响,一束阳光洒向湖面或石头上所吸引。这一隅之景让人神往,足以忘掉时间的存在。  

 

杨勋选择描绘的物体都是古代文人爱表达的东西,石头,竹子,腊梅,兰花,水仙、玉兰,还有水。有些折枝的形式也借用了古人的构图,这一点的选择是为了回望传统,借助传统的原因是为了从当下出发,审视自己,用这些似乎跟当下发生不了关系的文人雅致之物来做出适时的反应。慢慢体悟这一块石头,一根竹子,一枝腊梅所带来感受,它的质感,经络,生长,气味,气质,慢慢让你沉浸其中。  

 

对杨勋而言,不可见的光需要投射到某个物上,它才会显现!光作为一种观看和引导,主观的设定,强迫观者跟随杨勋设定的结构去观看一件作品,当观众的视线随着杨勋的设定而游走,从视觉到心理都参与其中,完成一种共创。这些被描绘的物象都在发着光,散发出灵性的光芒。竹节在发光,花在发光,石头也在发光,一切事物都是“要有光,便有了光”。光代表万物的起源和生长。除了本身物体的发光,时空中的光源体也在飘散。每一个光点代表一个时间点,“一期一会”,眼前的这一“瞬”包含了“过去,现在和未来”。观者的观看都代表了不复存在的瞬间,这一瞬间又是所有时间轴的一个综合,包含了过去的记忆和未来的憧憬。  

 

点光源是一种电脑软件人工化的工具,它是虚假的,人为制造出来的光,代表了一种假性的永恒!竹子的人工化排列秩序感,表现了一种无限叠加而形成的能量。观者可能看不到事物的起点,也无从感受终点。

 

杨勋的作品里有对传统文人如何表达事物的记忆,也有人工化社会反映到自身身体的经验,以及对微观世界的真实体验。这些记忆,经验和感受在这一瞬间的融合,让人很难真正分清这是现实还是梦境。画面的元素造就了一番犹如幻觉的情境,这种神秘的,暧昧的幻象是一种真实和虚幻,似梦非梦的临界点,这种临界点达到了一种假想的永恒性!

 

 

 

 

 

 

杨勋,1981年出生于重庆;2005年毕业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工作、生活于北京。  

 

杨勋的绘画与传统有着千丝万缕却又理性克制的关系。园林,戏曲人物,假山石、流水,和近期的花卉、竹子都是他创作的主题。杨勋的创作注重“新东方美学”,以不同的感知和角度来挑战美学传统。   杨勋近年来的主要个展包括:“微园图致”(上海)、“灵光”(北京)、“一粒心火”(台北)、“静·气”(北京)、“游园惊梦”(北京)、“失忆”(北京、新加坡、马来西亚)、“那时 那刻 那光”(韩国首尔)、“惊梦”(北京);等。

 

杨勋的作品曾在世界各地的美术馆,如旧金山亚洲艺术博物馆、莫斯科当代艺术博物馆、法国尼斯亚洲美术馆、捷克国家美术馆、西班牙圣莫尼卡艺术中心、印度尼西亚国家美术馆、福冈亚洲美术馆、今日美术馆,等参加过展示。

 

收藏杨勋作品的机构包括:何香凝美术馆、成都现代艺术中心、上海美术馆、苏州美术馆、深圳美术馆、余德耀美术馆、乔空间、BMW中国、Miele德国美诺,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