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宋兮:超级形态

宋兮个展“超级形态”,于7月23日在上海五五画廊开幕,预计8月14日结束。“超级形态”由《真理柱》,《知识球》和《论高级动词的正确使用方法》三件作品组成。

 

 

真理柱是由几十台不同的屏幕围成的一个视频装置,视频播放素材取自网上下载的央视新闻联播。 宋兮以个人形象图片为基点,将图像以帧的方式随机的插入到每秒25帧的新闻视频当中,当这些视频以正常方式播放时,宋兮的形象会随机跳入到你得眼前,但肉眼又很难扑捉到这个清晰的图像。

 

新闻作为国家意识形态最有力的宣传平台,传播的思想和信息带有很强的“主观性”和“编辑性”,是政治宣传最主要手段之一。在屏幕稀少的年代,电视是屏幕的唯一霸权,新闻联播是意识形态最好的输出渠道。在屏幕时代的今天,每个个体面前几乎都有一个屏幕,或是固定的或是移动的,这些屏幕里进行着大量的信息传递,它们构成了一张没有节点的网,像N个不同形态的“意识共同体”,这些“意识共同体”逐渐的消解着曾经作为屏幕主体电视的霸权。但又不得不被屏幕所捆绑,每一个屏幕背后都是一个孤独的个体。在此,通过编辑,宋兮将个人的图像插入到新闻的视频当中,在相当丰富的内容里,宋兮主观的让自己有一种在场性,或是生活影像,或是历史影像,或是编辑的影像……。作为个体在面对一个强大的政体形象面前,保持可控的自由和判断是追求真理的一个过程。

 

 

 

 

宋兮把使用过的知识类书籍,一页一页地撕下来,再一层层地包裹起来,最终形成球的形态。

 

知识是人类在实践中认识客观世界(包括人类自身)的成果,它包括事实、信息的描述或在教育和实践中获得的技能。柏拉图说:“一条陈述能称得上是知识必须满足三个条件,它一定是被验证过的,正确的,而且是被人们相信的”。书是知识传播最主要的渠道之一,在学习的过程中,书是人类最长接触物之一,对书赋予了某种情感,尤其“知识分子”。把书里的知识通过间接经验转化为个体经验,书就失去了它作为承载体的作用,但由于情感的需要,它被保留下来,以一个“文物”的面貌存在。这里宋兮将使用过的书,在载体呈现方式上进行进一步转化,以球的形态存在,命名“知识球”。

 

 

 

 

 

宋兮用铝箔纸在木板上进行随机的、连续的形态塑造。每一个塑造动作被看做是一个“词语”的构成,在完成时,塑造出来的形态都被认定为正确的,并且是高级的。

 

铝箔纸,一方面有着坚硬的外表,另一方面在材质上又是非常脆弱,很容易被塑造出形态。宋兮把整个塑造过程看做是一个文本论述的过程,在论述中强调动词的使用,每一个动态的变化作为一个“词”的组成。“词语”和“词语"之间是一种非逻辑性的连接。材质自身的特性让“词语”形态富有很强的弹性。并且每一个“词语”形态都是被论述过的、验证过的、正确的。在塑造的过程中,动词技术的使用脱离标准语言学的范畴,宋兮的知识结构和日常经验作为唯一的判断标准。

 

 

 

宋兮1983年出生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2006年毕业于大连轻工业学院,现工作生活于北京和上海。2015年,宋兮的《一立方厘米的眼泪》获“明天当代雕塑奖”。

 

宋兮在艺术创作上,注重身体作为媒介的表达。宋兮认为,高度的意识形态在社会化的身体中,埋藏着政治属性。身体自身的肉感、情感所产生的温度和疼痛作为作品背后的支撑,温暖隐藏在作品极简的形式中,从而在身体、情感、物质之间建立某种未知的关系。陌生化的认知、经验在惯性的秩序中抽离,往往发生“错误”的判断,对身体情感造成故意的“伤害”。宋兮在输出艺术的同时,也在探究艺术和社会的关系,如何用艺术在固有的系统里建立新的秩序。

 

宋兮近年来参加的主要展览有:“香港是一座当代美术馆”(2016年,香港,个人项目); “超文本”(2016年,北京其门艺术); “丝路国际”(2016年,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 “墙势力”(2016年,北京今日美术馆); “持续运动”(2015年,上海203艺术空间,个展); “光之身体”(2015年,北京798金属库,个人项目); “第十六个房间”(2015年,上海兼容的盒子,个人项目); “合作”(2015年,北京第十六届Open国际行为艺术节); “民间的力量”(2015年,北京民生现代美术馆); “明天当代雕塑奖”(2015年,四川美术学院); “宋兮·寓言”(2014年,德国杜塞尔多夫皮尔特沃夫画廊,个展); “苏醒的中国直觉”(2014年,北京悦美术馆); “4AA4”(2013年,澳洲悉尼4A当代亚洲艺术中心); “感应•感动”—“感应器”人工机能艺术展(2013年,北京中捷当代美术馆); “十四届0pen国际行为艺术节”(2013年,北京); “个体生长”(2013年,天津美术馆); “ART•SANYA艺术季”(2012年,三亚亚龙湾百花谷); “锐界”中国新生代艺术家提名展(2012年,南京一山美术馆); “第一届世界青年艺术节”(WEYA)(2012年,英国诺丁汉特仑特大学美术馆); “第九届北京独立影像展”(2012年,北京宋庄原创艺术中心);等。

 

 

宋兮自述:

2016.7.13

 

“超级形态”是一个“极端”认识现实的意识形态过程,在意识上不被模式化,否定现实被正确化,构建自我审美的秩序,是改变惯性认知现实的一种形态。

 

在认知世界的过程中,对事物的形态,价值,标准,情感等判断一直受意识形态的影响。在意识形态作用下个体生长的过程,政治倾向具有天然的属性。意识形态对于现实与未来构建了种种“想象的共同体”,把特殊群体、阶级、集团的利益、情感与意志、观念净化与升华为人类的普遍理想与共通情感,而美学的构建成为个体与个体,个体与集体之间的差别。

 

当个体意识与现实政治之间失去某种平衡时,个体开始构建另一个“安全”的共同体。情感是构建的基础,也是完全形态呈现出来的最高美学指向。美学在此过程中逐渐生成。美学的生成是建立在现实形态之上,由个体的认知度,知识结构,生命意志等塑造,是一种超级的形态,极端的,或是“畸形”的。超级形态构建中会不断形成某种权力的滋生,政治权力,美学权力,知识权力,情感权力,这些权力之间激烈碰撞。共同体中的权力结构是对抗现实的手术刀,又是悬在自身心口的利剑。

 

当生命意志,政治,美学方向一致时,通过不断的情感构建,身体行动,一个完全的“共同体”形态就会出现,它是超越现实认知的存在,为僵化的现实提供另一个维度的参考。在冰冷的意识形态中,精神上得到更丰富的温暖,从而在情感与现实中建立新的秩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