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太多的爱

艺术家:

葛宇路、韩磊、何绍同、刘冬旭、刘伟伟、雎安奇、仇世杰、宋兮、苏向攀、萧搏、杨茂源、姚海、叶鲜艳、尹昌志、于艾君

 

开幕:

2017年11月8日 · 11:00 - 13:00

 

展期:

2017年11月8日 - 2018年1月7日

 

五五画廊荣幸宣布,多媒体跨年联展 “太多的爱” 将于11月8日上午在上海M50园区的五五画廊开幕。参加此次联展的十五位艺术家来自北京、重庆、杭州、上海、沈阳、芜湖、郑州和德国斯图加特。展览预计2018年1月7日结束。

 

对艺术公开表白

文/王凯梅

 

《太多的爱》,展览题目带着致敬当下流行歌曲不加修饰的迫切文风,带着一种对当代艺术圈内高冷晦涩风气的逆反心态,大胆表达出艺术原来是可以被用来爱的单纯姿态。

 

就如展览名字所指,“爱”是这个汇集了十五名艺术家的群展的出发点。古希腊哲学家恩培多克勒曾经提出过,有爱、恨两种力,爱使事物生成,恨使事物毁灭。这种被弗洛伊德归纳为人性本能的表现,成为生命进取、发展和创造的原力。爱的表达可以有多种形式,展览中,叶鲜艳的作品《宝石》由多张如同数学家的算稿草图和一个近乎程序绘图包含着的理念和逻辑的装置,从表面没有泄露丝毫艺术家思考的秘密,由此铸造引发观众好奇心的悬念,就如艺术家创作的初衷同样也是出自对一只貌似“宝石”的东西的好奇引发的一系列研究。相比而言,葛宇路的行为把爱的表达做到本能直白,《甜一点》记录艺术家站在生活区的小湖岸边,向湖水扔糖块的举动,诚恳中带着荒诞,让人信服又难以当真地混淆了艺术与生活的边界,和雎安奇在自己发明分布着USB 插口矩阵的接线板上延伸出的120个闪动的电子显示屏上不断输出的”对对对“一样,不容迟缓的态度如同我们今天社会的焦虑急躁的心情。

 

 

 

 

展览成了各种事件聚合发生的场地,仇世杰什么没干,“啪”一下把板砖拍在墙面,姚海干的比较彻底,在挣脱框架的束缚后,在夜色下裸奔... Eros,爱与生的本能也包含自卫和自足的欲望,是艺术家本真的表态。在以“爱”的线索审视作品的经历中,观众逐渐进入到对作品背后驱动艺术家创作的原动力的想象。“对”的背后的谎言,“甜”的反面现实与理想的落差,而此刻展览中尹昌志的作品,看不到画作的画作,被切割和反置的画的背面,在调动观众思考何为绘画的古老命题时,艺术家给出了反其道而行之的答案。对绘画空间的探索,尹昌志的作品流露出Lucio Fantana 划破画布的行动感,经管他的创作并没有Fantana打开画框通向彼岸窗口的信仰诉求,但在提醒观众观看绘画其实并非就是“眼见为实”的尝试中,其作品中的爆发力也可以同Analia Saban对颜料和画布关系的颠覆做比较。

 

 

 

 

2014年艺术家刘伟伟将一位审查过他展览的重庆王警官送到五五画廊参展,画廊展厅由王警官自由布置处理,在七天的时间里王警官和他的展览持续呆在现场,而艺术家刘伟伟却一直缺席。王警官在上海的经历拍摄成的影像记录成为这次展览中的参展作品之一,观众可以从地上摆放的电视机中播放的影像和挂在墙上的影像截图看到王警官的“画廊七日” 记录。对于观众来说,走进这间王警官昔日的创作场所,影像与现实空间的重叠制造出镜框内外的荒诞感,让人忍不住四下张望起来,会不会又有隐在何处的镜头在记录作品的闯入者和画廊的参观者?同样的念头让观众在重审影像中呆在画廊里无所事事的王警官时也会想到:镜头内的王警官是否意识到头顶的摄影机在转动。艺术模仿生活,而在刘伟伟这里,这两者之间的界限本来就是模糊不清的。

 

 

就像在用过的绘图纸的上不断涂抹绘画的于艾君的作品,图像之间的干预性在观众眼中生成无用的绘画和有思想的纸张,纸张在墙面的摆放,如同呼吸的起伏,带着俳句般点顿挫,带着杜尚风格的作品名字《他们表白他们说好它们大声地叫》都是作品的言外之意。这些被“爱”连接在一起的作品,让人感受到这些艺术家创作和策划这个展览的五五画廊的一个共同状态,它们彼此并不对话,但一定都在大声地叫。这叫声是对主流世界的模式化人生,标准化社会管理的抗议,展览成为一件发生在艺术圈里的公开表白对艺术“太多爱”的公共事件,是一种证明存在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