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紧急出口 · 春风十里

策展人:王凯梅

 

艺术家:COCA、付晓东、金锋、雎安奇、李翔伟、王半愚、武小川、徐喆、宣琛昊、于艾君、张业鸿、赵邦

 

开幕:2020年4月18日·15:00 - 18:00

展期:2020年4月18日 - 5月10日

 

 

由独立策展人/艺评人王凯梅策划的项目特展“紧急出口 · 春风十里”将于4月18日下午在上海M50艺术园区的五五画廊开幕。应邀参加此次项目特展的艺术家包括:COCA、付晓东、金锋、雎安奇、李翔伟、王半愚、武小川、徐喆、宣琛昊、于艾君、张业鸿、赵邦,等,展览预计5月10日结束。

 

在2020年已经过去的三分之一的时间里,骤然停顿的世界教给了我们这些新的词汇:封城、禁足、社交距离…启蒙了我们一些罕见的知识:零号病人、气溶胶传染、集体免疫。新冠病毒把世界放慢了脚步,也带我们重访瘟疫的历史,通过中世纪的黑死病、上世纪初的西班牙流感和十七年前的非典流行中审视今天我们在世界的处境,比如如何将共有知识转变为公共知识,揭开民众追求真理的盲区;又比如在人类被隔离的日子里,威尼斯运河上出现了野鸭和天鹅,停滞的建筑工地上有鸟儿在脚手架上筑巢,提醒我们原来人类并不是地球家园的唯一主人。

 

今天,全球化以新冠病毒的方式突然临近,同步同时地砸向所有人类。用筑墙和退出重塑西方强大的政治愿景在轮番的**熔断和抗击新冠疫情的医疗物资抢购中轰然坍塌,海量的信息真假难辨,在未被证实之前早已基数倍地在社交网络上疯传。法国社会学家保罗·维利里奥(Paul Virilio)在“9.11”后对加速发展的世界发出的警告今天再次一语成谶:“我们面临着一种在统一情感驱使下愈加真实的集体疯癫,全球化的突然降临直袭人性,加速的现实将我们带入集体惊慌的时代,呼唤紧急出口。”

 

在新冠疫情的特殊时间里,艺术家群体是如何管理惊慌,应对恐惧,经营生活,反思人生?病毒入侵,是暂时地叫停了世界还是预告了未来的常态?当代艺术这个词好像就是问题的谜面。美国作家阿兰·莱特曼(Alan Lightman)擅长从物理学角度和梦的结构思考时间,面对秩序的因果错乱,他在艺术家身上看到了解方,“在这个世界里,艺术家们欢喜。他们创作绘画、音乐和小说的使命就在于出其不意。他们喜欢预测不到、解释不了的事情,喜欢怀旧梦寻。”

 

“紧急出口 · 春风十里”,汇集了十二位艺术家看待世界的目光,他们用各自的态度回敬生命中的常态和例外。这是一个真实的艺术旅程,2020年4月18日,有劳艺术,带我们从混乱中摸索到紧急出口,走出隧道,沐浴十里春风。

 

 

 

 

 

 

 

 

 

疫情期间,我在瑞典现代美术馆的网站上看到一则消息,美术馆正在把馆藏的14万件20、21世纪的现代和当代艺术品制作成高清数字拷贝,将这个宏大的数字库转移到位于北极的斯瓦尔巴德岛上,在那个差不多是地球上最后一片净土的地方,将一个废弃的当下煤矿开辟为艺术品方舟,用以储存这批属于全人类的艺术宝藏。 毕加索、达利、罗森伯格、辛迪·舍曼…如果这些珍贵的馆藏无法抵御一千年的时间考验,化为灰烬消失的话;或者,如果未来的一千年中可能会发生的天灾人祸让美术馆的存在也灰飞烟灭的话,那么,至少未来的人类还可以在这些藏品的数字拷贝中,认识到距离他们一千年前的先人的艺术表达。新冠病毒将世界十几亿人口禁足于家中,全球各地空旷的广场,无人的街道,没有听众的音乐会现场,无人参加的复活节弥撒...一幕幕的末日场景让斯瓦尔巴德岛的艺术方舟在此刻不再像是科幻小说的异托邦想象。事实上,这已经不是人类在北冰洋上的斯瓦尔巴德岛开辟的第一个方舟了,2008年由挪威政府主持的“地球种子库”在岛上落户,召唤世界各国政府将本国农作物种子交付种子库备份储存,预防未来席卷全人类的饥荒。气候变化,环境污染,资源枯竭以及生态破坏,威胁人类生存的自然灾难,在2020年又添了一个新成员:新冠病毒Covid-19。

 

在这段特殊的时间里,我的思考不可避免地从自身的存在危机发展到人类共同命运的忧患意识。高速发展和永远在线的社会不仅让灾情发生地即时同步,跨越地理界限的网络空间内信息的飞速传播制造出全球范围的恐惧心理,扩张到社会的各个角落,蔓延为集体的恐惧。在瓦尔巴德岛上,储存艺术和备份种子,倘若人类遇到灭顶之灾,这两个行动维护着人类能够继续在地球上繁衍生存的物质和精神食粮。今天,全球化以新冠病毒的方式突然临近,同步同时地砸向所有人类,令我们还在为假象灾难做准备的时候,已经感受到未来已提前降临。“艺术何为”同粮食的用途一样毋庸置疑,都为人类生存提供紧急出口。

 

《紧急出口 · 春风十里》这个展览,便说是集合了我这段时间的思考和情绪,通过这些艺术家的创作,表达我们所在时代人类共同的精神状态。这个参展召集令发出去后,立刻得到这么多艺术家迅速积极的反应,在此再次表达感谢。大家熟悉的街头纪实摄影师Coca对我说,临近鼠年春节的一天, 他出门准备为过年回老家染发时,偶然观察到路上戴口罩的行人突然多了起来, “十万个戴口罩的人”的摄影项目就此开始了。今天,戴口罩已经是我们这个城市、全中国乃至全世界的普遍日常,Coca的下一个挑战可能要去发现“十万个不戴口罩的人”了。疫情期间,身为人父的徐喆被困在家中做厨师,做家教,还要和上网课的女儿抢iPad。他把正在创作的一本关于竹子的“儿童书“中的人物直接画在墙上,一切都很迫切,需要管理情绪,需要管理家园,因为他相信竹子是万能的!那比竹子还万能的是不是中国的网管呢?3月1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的《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开始执行,从此国内互联网一片蓝天。至于那些污染蓝天的网络被清除到哪里去了,张业鸿用图片做了记录。网管也成了李翔伟的噩梦,红色圆圈上的白色惊叹号让他陷入恶性循环,他需要救赎,在角落里面壁思过,思过应该思过的人和事。

 

真正的艺术家帮助世界揭示神秘真相”, 伴随着经久不息的掌声,赵邦挪用了布鲁斯瑙曼的同名霓虹灯作品,重新玩味语言的功能。语言在于艾君对日常生活的“社会碎片”进行重新编辑和自由组织的“素描”实验中充当着干扰意义的无意义角色,他的用金色颜料在经过处理的黑纸或蓝纸上完成的一系列绘画,聚合金石的力量和薄纸的脆弱,作品成为一种令人屏息的历险体验。文字是付晓东作品的核心,疫情期间,她从练习书法出发创作的“太平合文”,与道家符号谱系中沟通神人之间信息的符号分享共同的秘密。对于认识中国字的读者,词语的含义在书写的闪烁其词中朦胧显出,让我们窥视到艺术家针对突发事件,真假新闻,话语舆论战的日常思考;对于不识中国字的读者呢?或许这样貌似“满纸荒唐言”的图像,正是眼下这个程序错乱的世界的现场速写。

 

今天,这一年的三分之一时间已经过去了,我们处在新冠疫情肆虐全球的日子。世界的秩序彻底被打乱了,同时,奇迹也出现了。曾经被载满游客的贡朵拉拥堵的威尼斯运河上出现了野鸭和天鹅,全球碳排放量大幅度降低,一年前环保斗士瑞典女孩格蕾塔·通贝里(Greta Thunberg) 被世界当权者们讪笑的减排呼吁竟然被迫兑现了。被病毒放慢了速度的人类社会第一次清楚地看到,在这个星球上与我们共生的还有北极熊、长臂猿、果子狸和哺乳动物中唯一带翅会飞的兽类:蝙蝠。地球上的物种各自发展了适者生存的机能,本应该与人类一同构建我们共同的地球家园,然而在地球文明史不足万年的发展轨迹上留下的却是人类无限度的索取。自人类开启工业化进程,地球物种灭绝以超过自然频率一千倍的速度发展,人世纪(Anthropocene) 不可避免地开启了人类与其他物种一路结仇的吞侵之旅。宣琛昊的绘画中的植被和动物,色彩绚丽怪异,情节精彩离奇,未来世界资源枯竭的大自然中物种基因的变异重组会绽放如此惊悚的美丽吗?在天地与时间的流逝中,人类文明何去何从?在武小川的影像实验中,工业时代的遗物依附在终南山的巨石上,孤独的一个人用身体去感受薄雪透骨。雎安奇用镜头塑造在自然中游荡的人与文明,《山中》不断变化的视角是艺术家对山与社会,自然与人,身体力行与精神体验的影像思考。金锋年初探访泉州惠女湾大竹岛的经历,成为本次展览中最新制作的作品。大竹岛在本世纪50年代末经历的一场抗击饥荒的垦荒之战,无疑将历史的涟漪洒在今天的现实中:不谈共生,何以谈免疫?可隔离和距离是当下人类自救的唯一途径,在不稳定的世界里,何为孤岛?

 

王半愚在工业废墟中发掘到的“出土文物”,不只是暴露年龄的猜谜游戏,他用拾来之物演示“未来向过去坍塌的过程就是现在”的弦理论定律,好像是砸向在隧道中寻出路的人类的又一重击。如果说,在我们的有生之年,消失的热带雨林,融化的北极冰川还没有能改变我们的生活方式,今天,在全球化的世界上,新冠病毒让十几亿人口禁足于家中的现状,该是唤醒我们的时候了。加速的现实将我们带入集体惊慌的时代,有劳艺术,带我们从混乱中摸索到紧急出口,走出隧道,沐浴十里春风。

 

--- 王凯梅 (独立策展人/艺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