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ENGLISH

于艾君的创作思路来源广泛,不一而足,它们在经过“形式”和“物”之后,经由某个隐秘通道或契机,成为他的“作品”。于艾君不是一个图像或图式主义者,他对(从一而终的)风格化或图像化的艺术或绘画(的效力)有强烈的不信任感。对于他个人而言,艺术(工作)就是一种挑衅或进攻,他主要借助绘画或其它创作行为来解决有关于此的意志力和焦虑问题,当然,还有向死而生的冒险快感。于艾君愿意籍艺术探讨问题,触及成见,并希望因此增加既定的表达品类。但于艾君不单纯输出概念,他恋爱并细嗅这战场上的烟火。

 

于艾君不想成为画家群体中的一员。在他看来,传统绘画或单件(组)绘画的阅读方式是静态的、风格的、封闭的、留恋的,甚至有些不合时宜的令人生厌的精英主义(情结)倾向,因为一个人不得不在一个完满的图像结构中找寻艺术家的线索、印证经验并期待意外。于艾君的观点和方式是使用(静态)绘画,以使其进入“时间装置” - 如今整个儿不断向扩展的世界,就是一个巨大的面向未来的多维装置。另外,于艾君使用自由画布,也是为了传达他对自由和民主的理解。

 

于艾君的工作方法多少有些阅读和(日记或诗歌)写作的特质,他经常将对可视之蜘丝马迹的视觉转化,作为积累起来的素材,在一段时间之后进行“再创作”,日记或诗歌气质的可视“素材”,可能会因工作需要发生不同程度的转向,这转向可能是使用属性上的,也可能是某种语言方向上的体量需要,这些正是令他着迷的部分。

 

在行动或在展示空间进行二度创作的过程中,多屏幕视频、影像,定格动画以及装置作品中对空间和物的调度与理解,在时间维度上令于艾君想要重新调动图像或绘画。于艾君一直在思考如何在静态的绘画(展示)中,在绘画的某种属性前提下,真切地利用“时间”或“消逝”来增强作品表现力。

 

于艾君希望他的作品只是金字塔式结构中得以显露的一部分,或者说它们只是作为一种提示,只是一种视觉链接或样本。于艾君从来不想成为一个画家,而日渐乐于成为一个宽泛意义上的导演 - 集剧本创作、脚本绘画、剧务和多种演员于一身。 如果有必要,于艾君会“使用绘画”甚至使用任何,比如混搭具象与抽象,图解与绘画,并结合文本阅读、实物装置,探求并质疑风格、样式、媒介甚至语言在艺术家自我实现中的重要性以及有效性。由此延伸开来讲,与其说,识别度就是那种一以贯之的处心经营的既保险又叫座的某种风格方式,莫如说,质疑和反抗,以及此种诉求和动力下组织的系列动作,才甚合他心。

 

于艾君1971年出生于辽宁省塔岭镇;2004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现居住、工作于沈阳。于艾君的作品曾在中国美术馆、中国国家画院美术馆、广东美术馆、北京今日美术馆、上海龙美术馆、上海西岸艺术中心、上海喜马拉雅美术馆、宁波美术馆、成都当代美术馆、沈阳久俪美术馆、大连中山美术馆、北京筑中美术馆、西安西部美术馆、南京青和当代美术馆、深圳关山月美术馆、威海金石湾美术馆、西安美术学院美术馆、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鲁迅美术学院美术馆、湖北美术学院美术馆、中国美术学院美术馆、南京艺术学院美术馆、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大学美术馆、法国尼姆美术学院美术馆、曼谷Silpakorn大学/Siam Cement基金会、旧金山国际艺术中心、意大利贝纳通美术馆、韩国首尔城南美术馆,等地展出。